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我要投搞

標簽云

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

荷包網、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圖片

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花園 >

木字旁的字哪些寓意好 敦煌可做的文章還有很多

歸檔日期:07-17       文本歸類:文學花園      文章編輯:庭堂書香

《絲路花雨》劇照

《絲路花雨》劇照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孔德勝

    許琪

    1942年2月出生,河北省安國縣人,原甘肅省文聯副主席,原甘肅敦煌藝術劇院院長,著名舞蹈家,國家一級編導,甘肅省優秀專家,國務院特殊津貼享受者。參加創編舞劇《絲路花雨》,為大型古典樂舞《敦煌古樂》的總編導。撰有《試論敦煌壁畫舞蹈的動律特點》等文章,推出了《悠悠雪羽河》、《天馬瀟瀟》等多部舞劇,在中國舞蹈界開創了“敦煌流派”。

    在日前舉辦的經典舞劇《絲路花雨》創演40周年紀念活動中,已經七十多歲的許琪依然精神矍鑠,在活動現場笑容始終掛在她的臉上,面對記者們的采訪要求更是全力滿足,可以看出這項活動舉辦的非常合她的心意,而她不論走到哪里都是“絲路花雨的人”。在活動中,許琪從對《絲路花雨》的認識、對藝術傳承與創新等幾個方面談了對《絲路花雨》的認知和該劇今后發展的一些想法,并表示敦煌可做的文章很多、事情很多,應該通過學習和思考傳承隴上文化獨有的特色。

    許琪在回憶起她的藝術經歷時說:“作為一個女孩子,我從小就非常喜歡舞蹈,可從來沒有想過舞蹈會成為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東西。記得我在中學時舞跳得就不錯,還經常組織文化活動,包括組織舞蹈團、編舞蹈,什么都敢干。而且我還是業余體操隊的,軟度、彈跳、力度等基本素質都有一定的基礎,一些劇團就想要我,但我的學習不錯還是想上大學?梢驗槲壹彝サ囊恍┰,18歲的我不得不放棄上大學的夢想,來到甘肅省歌舞團的前身——蘭州市藝術學院實驗劇團?梢哉f這才是我真正踏上藝術之路的開始!

    進入專業劇團的許琪,她的任務就是排練、演出,似乎這就是她從藝一生的狀態了,但這一切在1977年發生了變化。許琪回憶說:“記得在秋季的一天,當時的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陳舜瑤、敦煌學家常書鴻來團里看我團排演的《驕陽頌》,陳舜瑤對這種全國一臺戲的模式有著自己的看法。一兩天后,常書鴻在劇團的小四合院里給我們做了一臺關于敦煌的報告。我是挺著大肚子聽講座的。記得當時人不少,常先生的方言很重,聽起來很吃力,但我還是拼命聽、拼命記。敦煌藝術我們過去很少接觸。常先生在講東西方舞蹈的時候,講了一段非常精彩的話,至今我記憶猶新。常先生說:‘東方的舞蹈大多是通過眼睛、手的動作,來展現人物的內心世界,比如印度的舞蹈、中國京劇,而西方的舞蹈則是通過腳和腿的動作來展現人物的內心世界,比如女演員腳尖立起的《天鵝湖》等等’。這句話,對我后來編印度舞蹈有很大的啟發!

    正是這次講座后,以敦煌為題材打造一部戲的設想被提了出來!澳菚r,既沒有戲的名字,也沒有什么劇本,更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過團里很快成立了創作組,由于沒有名字,團里就叫敦煌組!痹S琪說。

    在《絲路花雨》創演40周年研討會上,許琪作為嘉賓第一個發言,她拿出了一張1979年《絲路花雨》第一次去香港演出時的節目單,節目單上印著這樣幾句話“舞蹈多姿彩,駱駝上舞臺,壁畫重復活,仙女下凡來!痹S琪感慨地說:“從這幾句話可以看出當年香港觀眾對我們舞劇的喜愛!督z路花雨》走到哪里火到哪里,就已經證明了它的藝術價值,《絲路花雨》是一次真正的藝術突破!

    《絲路花雨》的火爆如今回頭看,是必然的事情,許琪告訴記者:“要搞‘絲路花雨’那就是先學習!督z路花雨》的創作過程就是我們劇組的學習過程,向史料學習,向敦煌壁畫學習。創作不是獵奇,拿來就用,完全是有些東西融入到我們的靈魂里頭了、我們的思想和頭腦里了,然后根據我自己的理解把它體現在舞臺上。還記得當時敦煌的條件非常艱苦。沒有宿舍,我們就住在下寺的大殿里,地上鋪了幾張床板,再在床板上鋪上麥草,這就是我們的床。又找了幾張長條凳子,這就是桌子了。大殿里缺腿少胳膊的金剛、力士,一個個怒目圓睜地看著我們。吃飯就在研究所的食堂里,菜是長了芽的洋芋,還有些白菜。一周能吃上一頓豆腐,就很不錯了。白天,我們就跟著段文杰、史葦湘等先生到洞窟看壁畫,看三天洞窟,就要休息一天。不休息不行,天天仰著頭看壁畫,脖子受不了啊。休息了就到研究所的圖書室查閱相關的材料,聽段先生、史先生等專家講敦煌藝術、絲綢之路?炊纯叩臅r候,有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的專家在那里臨摹壁畫,我們就借了臨摹的壁畫,晚上拿到宿舍里將白紙拓到上面描。當時,影像資料根本沒有,更沒有現代化的攝影設備,我們只能靠這種方法收集資料。就這樣,我們在這些苦行僧式的國寶級專家的引領下走上了學習敦煌藝術的道路!

    這樣的學習經歷,讓整個《絲路花雨》劇組不僅收獲了寶貴的知識,也在被專家們的精神所感染后發誓要創作出一部好的作品。許琪說:“我要感謝給予《絲路花雨》親切關懷和傾情指導的老一輩藝術家門,是他們高瞻遠矚的選擇了敦煌;要感謝祖先留給我們的藝術瑰寶——敦煌石窟藝術;要感謝石窟藝術的保護者們,是他們帶領我們走進敦煌,他們淵博的知識、嚴謹的學風,讓我們學到了敦煌的藝術知識,更被他們的人格魅力所感染,樹立了嚴謹的創作風氣和對藝術不懈的追求;要感謝組織對我們創作隊伍的信任和培育,讓每一位創作人員都發揮出了自己的所長。我一直在說《絲路花雨》是一個集體的創作,是由很多個人在艱苦的環境中,克服各種困難,突破種種禁錮,如鳳凰涅槃般的驚艷亮相!40年后的今天,這部經典佳作已先后走進約40個國家和地區,累計演出2885場,觀眾達450多萬人次,這一高雅劇目常演不衰,依舊煥發出旺盛的生命力。

庭堂書香原甘肅省文聯副主席木字旁的字哪些寓意好 敦煌可做的文章還有很多_河北省安國縣人形容堅持不懈的詩句《絲路花雨》劇照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孔德勝    許琪    1942年2月出生失眠的夜晚。
唯有魔力